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cnstfs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我仿佛被什么擊中了一樣,心潮涌動。

    從來沒有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。我心中的結卻好像開解了一些。也不知道是什么樣的經歷讓他能有這種感悟,又或者僅僅是出于一個人的敏睿善感。

    夜里的風帶著院子里青草特有的香味,從半開的落地窗外灌進來,涼意驅散了我臉上的熱度。

    喝了幾口酒,靳予城又問:“你恨他吧?”

    這樣的問題也是第一次有人問我。

    說實話,今天見到肖揚之前,我真的以為我已經把一切都放下了。我身處完全沒有他存在的環境里,我每天過得簡單又快樂,我身邊的人都很好,我覺得我已經開始全新的人生。

    可今天,我發現,我完全沒有走出來。

    那種感受仍然是真真切切的,傷心,失望,悲憤,痛。所有負面情緒潮水一樣一起涌來。

    也許,恨意壓制得越深,當它翻起時,浪潮也會越洶涌。

    “當然了。恨。”我咬緊牙,低聲說。

    好一陣子靳予城都沒說話,眼里好像又出現那種黯淡難懂的神色。

    我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,只是憑直覺覺得,他現在的所思所想,已經完全與我無關。

    這種沉默讓人有點無所適從。

    我輕輕轉動杯子,盯著掛在杯壁上的暗紅色酒痕,大著膽子問:“靳總,那你你的妻子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他側頭看看我,嘴角很快漾出一抹玩味低笑,“我沒結過婚,哪來的妻子?”

    但很快又說:“你是想問,ange的媽媽吧?”

    我點了下頭。

    他抿了一小口酒,絲毫沒有猶豫地回答:“ange沒有媽媽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可以說直接把人拒于千里之外。我愣了愣,很快明白了,他并不想跟我談起他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我也不敢多問,只說了聲: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可抱歉的。”他聲音很低,卻也沒有解釋半句,只從口袋里拿出煙盒問,“可以嗎?”

    我點點頭。

    靳予城抽出一支煙夾在指間,垂著眼劃開打火機點燃,靜默無聲地抽煙,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空蕩蕩的客廳里,沉寂在蔓延。我既不知道該跟他說什么,也不知道該不該離開,只好在一旁,一口一口喝剩下的半杯紅酒。

    想到何嬸說他寂寞。看他現在的樣子,或許真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我不禁更加好奇,他身后的那個女人到底是什么樣的?為什么他們要分開?是有誤會,還是有什么別的隱情?

    我發現,身旁這個人的經歷,他的過往,他真實的內心,他那雙深邃沉郁的眼睛底下,藏著的是什么?

    所有這些,我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靳予城對我來說,越來越像一個謎。

    神秘得令人渴望去探索又害怕得知答案的那種謎。

    但可能,我并沒有資格去探尋這個答案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靳予城抽完煙,在煙缸里碾滅煙頭,終于記起來旁邊還有個我。

    “時候不早了,去睡吧。”他看了眼手表。

    “不客氣靳總也早點休息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氣,放下杯子剛要離開,低沉聲音又輕風一樣掠過耳畔。

    “秦宛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每次,他都能把我的名字念得這么好聽。

    我頓住腳步回頭。靳予城看我一會,只輕聲說了一句:“謝謝你陪我。”

    回房間時,可能是因為喝了酒,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秦宛靳予城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陌愛成婚終不負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陌愛成婚終不負并收藏秦宛靳予城最新章節

牛牛返水 推广棋牌怎么赚钱 拼多赚钱吗 钱生钱是最快赚钱法 会赚钱的18路由 开啥子店赚钱 套金鱼好赚钱吗 副本点化任务赚钱吗 在大学买什么赚钱 线报群是怎么赚钱的 车载流动ktv能赚钱吗 两新赚钱党建党建人民网 淘宝客做店铺赚钱 吗 诛仙3可以赚钱嘛嘛 在彩票平台上投注赚钱 打工不可能赚钱 今日头条lite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