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cnstfs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第十三章鏢師的哲學

    霍去病將信將疑的進去了,他是不想進去的,主要還是白冥老頭說的太像那么回事了,讓霍去病有了一絲的好奇。

    從滿是灰塵的書架上,霍去病拿下了一本書,使勁拍打掉了上面的灰塵。

    塵封已去,露出了書的真正面目,書皮上寫著三個虬勁的大字:白馬槍!

    緩緩翻開第一頁,霍去病半信半疑的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霍去病的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,這里……還真是他應該來的地方。

    白冥老頭露出一口黃牙,滿意的笑了起來,說道:“我可說對了?”

    霍去病此時已經徹底的沉浸在那書本之中,外面的一切,與他而言都成了虛無。

    自然根本就沒有聽到白冥老頭所說的話!

    霍去病不答腔,白冥老頭也不惱,他帶著滿臉的笑意,重新來了云瑯的房間門口。

    學問不分貴賤長幼,想學就該學,這是白冥的認識,也是云瑯在書中所提的觀點。

    當然,云瑯最近了為了這趟鏢的事情很忙,白冥老頭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很淡然的,坐了云瑯的看門童子,順帶再鉆研一遍《西北理工學術精要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瑯終于從房間里出來了,這一次又是整整的五天時間。

    這五天的時間,云瑯又瞬間蒼老了許多歲。

    值得慶賀的是,他所想要的東西,終于出來了,這一次差不多可以遠行了。

    云瑯如此拼命,也并沒有想著多么的厲害,他只是想保命!

    一直侯在門口的白冥老頭,第一時間便讓人準備好了熱水和換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他那一副甘心伺候的樣子,讓云瑯看起來更像是這里的主人,而他只是一個管家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絕對是會這么認為的。

    在浴桶邊上,白冥老頭在給云瑯添了一次熱水之后,拿出了《西北理工學術精要》。

    “云小郎,你在哲學這一篇中所提,關于事物的本質,很是有意思,卻獨獨沒有提到武功,是為何?”

    正在閉目養神的云瑯,聞言一怔,執著的弟子他見過不少,卻真未見過這么執著的弟子。

    浴桶邊上請教學問,這若是寫成故事,必有是勵志名篇。

    舒展了一下身體,云瑯說道:“因為武功,我目前也沒有搞清楚其根源,我們對于這個世界的認知,是需要一步一步來的。若要說出個所以然,這就不單單是哲學了,更要牽扯到化學,地理等大類。我所猜測的,武功的高低,首先取決于一個人的體質,也便是要有那個潛力。其次,便是我們所呼吸的空氣,一般而言,我們所呼入的是氧氣,其次還有氮氣,以及包含在空氣之中的無數種稀有氣體。”

    “而這只是我家鄉的地理環境,他所造就的人類,武功絕不會太高,只是肉身強壯一些而已。而在龍武這片土地,有可能是某一種稀有氣體占主要,維持人類存活的氧氣為此。當然也有其他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白冥老頭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變出來了一支筆,在舌尖上一蘸,提筆就寫。

    云瑯瞥了一眼,懵住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開門以來的第一趟鏢終于上路了,云瑯和霍去病騎著高頭大馬,帶著那三十二個少女上路了。

    為此北冥老頭特意置辦了整整八駕馬車,以云瑯的調查,馬車在如今這個社會還是挺值錢的。

    北冥老頭這此算是大出血了,為了這趟鏢,估計花費了不少的銀子。

    云瑯沒有去過問北冥老頭的銀子是從哪來的,人都有自己的點秘密,不該問的云瑯沒有過問的習慣。

    除了云瑯和霍去病之外,押鏢的就是北冥老頭找來的那十三個歪瓜裂棗了。

    云瑯不想這么稱呼他們,但平心而論,這是事實。

    大漢屯田的雜牌軍,都要比他們精干無數倍,即便穿著鏢師的勁裝,也看不出來他們的精氣神。

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漢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孑與2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孑與2并收藏漢鄉最新章節

牛牛返水